吴桂贤当选副总理的那些事!

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盛京摆渡

吴桂贤当选副总理的那些事!
吴桂贤在纺织厂工作

1975年1月13日,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。

会议选举了已经89岁高龄的朱德为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长,周恩来继续被任命为国务院总理。

当然在这届选举中,吴桂贤也被选为国务院副总理。

时隔多年后,当她回忆起这件事时,仍感觉如同在梦里一般。

吴桂贤觉得,她的人生里,总是充满了太多的不幸和幸运。

而当选国务院副总理,对她而言,无疑是一副沉重的负担……

一生的幸与运

1938年冬,吴桂贤出生于河南巩义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。

这个冬天,不仅是格外的寒冷,更加不幸的是,这一年是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第二年。

吴桂贤出生时,父亲在陕西打工,家里的重担几乎都落在老人身上,尽管这样,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月里,年迈的爷爷还是险些被抓了壮丁。

周围的人都劝,赶紧去借钱吧,不然人就被抓走啦。

家里惊慌失措的奶奶这才带着母亲出门去,借了一笔费用,这才将老人给赎了出来。

吴桂贤当选副总理的那些事!
纺织厂工人劳作时场景

担心老人再被抓走,一家人舍家舍业打算前往陕西去投奔父亲,家里只留下了一个奶奶。

一家子千辛万苦地找到父亲后,度过了一段艰难岁月,父亲几年辛苦在外打工,人瘦得几乎不成样子,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吴桂贤很小的时候,就帮助家里挖野菜,到铁路上捡煤核。

就这么着,一家子千辛万苦,终于等到了新中国建立。

尽管如此,贫穷的生活并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改变的,当时家里就只有父亲一个壮劳力,其他两个老人包括孩子都要张嘴吃饭。

吴桂贤不愿意成为家里的负担,于是提出她要出去工作,哪怕只是挣很少一点钱,尽管当时父母心疼孩子,可考虑到家里的实际情况,两个大人最终默许了。

之前吴桂贤跟着一家子回到了河南老家,仅4个月不到,她就再度踏上去陕西的路。

不过这次仅仅只是她一个人。

一个13岁的小姑娘,就算出去工作,又能干什么呢?

在亲戚家里帮了一段时间的忙后,吴桂贤偶然间听说,陕西西北国棉一厂正在招工,高兴之余她立即赶去报名。

结果却被告知,当时厂里只招16岁以上的工人,低于这个年龄的都会被劝退。

吴桂贤当选副总理的那些事!
吴桂贤在纺织厂工作

吴桂贤咬紧牙关,无论谁问,都说自己16岁,无奈吴桂贤个头是挺高,但体重不过关,后来还是一起去的小姐妹给她出主意,让她往口袋里放石头,这才混过去了。

不过说起来,厂里招工的领导,也明白,那个年月家里大多都苦,这些孩子们出来工作,也不容易,尽管后来查出了几个孩子瞒报年龄,但都默许她们过关了。

吴桂贤当天住厂里,当天就闹了笑话。

大家谁都没见过电灯,高兴地玩儿了一会儿,但谁都不会关灯,几个姐妹轮流用嘴吹灯,吹了一晚上。

“乡下娃,吹灯泡,一夜没睡觉。”

尽管闹了笑话,但吴桂贤心里是很高兴的,第二天她戴着口罩,穿着白褂子第一次上工,成为了当时国棉一厂第一批纺织女工。

大家都是在一起工作,可有一个人对吴桂贤影响很深。

这个人就是后来成为全国劳动模范的纺织女工赵梦桃。

吴桂贤当选副总理的那些事!
赵梦桃

赵梦桃是和吴桂贤同一批进厂的,进步却非常快,这和她的认真刻苦是分不开关系的,当时全国都掀起了学习青岛第六棉纺织厂郝建秀的工作方法,赵梦桃是最早掌握这一工作方法的人。

有了人带头,吴桂贤也决心向偶像学习,尽管入厂时她连名字也不会写,但很快在厂里就掌握了一定知识,学会了读书看报,也因为吴桂贤的努力,她后来被调入赵梦桃小组当党小组组长,两人在一起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。

不幸的是,1963年6月23日赵梦桃身患癌症去世,吴桂贤为此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,但她在赵梦桃去世以后,继续接替她的事业,努力的工作。

吴桂贤很快便成长起来,从1958年起,她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,1964年、1966年两次被选到北京天安门参加国庆观礼,成为了全国纺织系统的先进代表。

从工人到国务院副总理

吴桂贤通过自己的努力,改变了自己的命运。

尽管就连她后来也没有想到,自己的人生还能以另外一种方式出彩。

因为待人真诚,心地善良,吴桂贤很快被推选为国棉一厂的副厂长。

1969年,吴桂贤作为代表,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中共第九届全国代表大会,并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,并连续在第十、第十一届全国代表大会上,当选为中央委员。

不仅如此,作为工人的代表,吴桂贤在当选中央委员后,又担任了陕西省委副书记,十大当选中央委员后,又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。

但吴桂贤做梦也没有想到,这还不是结束。

时隔多年后,当有人问起吴桂贤,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时有何感想时,吴桂贤连连表示:

“我做梦也没想过能当上副总理呀。”

吴桂贤当选副总理的那些事!
吴桂贤年轻时

吴桂贤很清楚的记得,1975年四届人大一次会议上,讨论国务院副总理候选名单时,她惊奇的发现,自己的名字赫然在列。

“我太年轻,经验不够,能力也不够。”

当吴桂贤第一次看到自己名字进入候选名单后,第一个想法不是高兴,而是感到忧虑,吴桂贤找了几位领导反应这件事,但始终没有回应,无奈吴桂贤在人大会议休息室找到了周总理。

当得知吴桂贤来意后,周总理笑了笑,和蔼可亲地对她说:

“桂贤同志,这只是一份候选名单,你能不能被选上,还不知道呢,就先不换了。”

尽管总理当时这样说了,可在后来选举中,吴桂贤还是顺利当选为国务院副总理。

事后吴桂贤有过推辞,并坦言“我不行,干不了”。

可在周总理劝说下,吴桂贤还是勉强答应下来。

当时选举中,名单里还有这样一些人,李素文、陈永贵、孙健……

李素文被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、陈永贵和孙健都是国务院副总理。

吴桂贤当选副总理的那些事!
周总理

1975年1月18日,四届人大一次会议结束后,陈永贵、孙健以及吴桂贤他们几人就都被留了下来,在北京主持工作。

因为太突然,吴桂贤他们几个人根本来不及准备。

当时在中央工作,是需要交粮票的,可吴桂贤出门走得急,根本就没有带多余的粮票,甚至就连换洗的衣服也没有带。

需要指出的是,吴桂贤尽管职务上得到了升迁,但在当时他们还算是工人,是不脱产的干部。

没当选国务院副总理前,吴桂贤每一次出门去开会,都要回到厂里继续上班。

而当选国务院总理以后,吴桂贤的工资也没有变化,每个月只有67.2元,这样一来问题也就来了。

因为当时中央领导都要交伙食费,尽管中央办公厅每天给基层上来的人补助1元,但这钱确实有些杯水车薪,到北京第一个月,吴桂贤月底结算伙食费,一下子花掉60多元。

吴桂贤吓了一跳,没办法的她只好对炊事员说实话,请求他降低自己的伙食标准。

当时中央开会时,每个人喝的茶都要交茶水钱,每次3角,一个月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,吴桂贤没有钱,所以开会时只好不喝茶水,有人问时,吴桂贤只好回答:

“我不爱喝茶。”

生活上的不适应,总归也只是一件小事,但工作上的不适应,才是大事。

吴桂贤当选副总理的那些事!
吴桂贤带领的赵梦桃小组

按照级别,中央办公厅给吴桂贤配备了秘书和警卫,但吴桂贤觉得自己不需要,可这一不需要,就出了问题。

当时吴桂贤参加中央工作,每天都会有很多文件,这些文件都是吴桂贤自己保管的。

循例这些文件阅后都要上交。

有一次,吴桂贤整理文件,忽然发现少了一份,着急忙慌的她赶紧寻找,怎么也找不到,后来陈永贵的秘书来收,吴桂贤只好推说没整理,明天再交。

当天晚上,吴桂贤就在住的地方翻找,幸运的是,这份文件没丢,而是卡在抽屉的缝隙里。

尽管是虚惊一场,吴桂贤还是意识到秘书的重要性。

中央办公厅为了她工作,专门从陕西调来了一个叫王杰的女干部当他的秘书,随着后来文件的增多,吴桂贤就又要了个男秘书张健民。

不过,自始至终,吴桂贤都没有要警卫。

之前我们提到过,吴桂贤在1974年8月以前,仍然是不脱产的干部,即在省外开会后,回来还要到国棉一厂上班。

吴桂贤后来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以后,即遵照毛主席指示,到北京参加政治局工作。

吴桂贤当选副总理的那些事!
年轻时的吴桂贤(左一)和朋友们一起练习女子健美操

尽管后来当选为国务院副总理,负责卫生部、纺织工业等部门具体事务,但在工作上,吴桂贤有很大的不适应性。

于是毛主席后来特批,陈永贵、吴桂贤工作上施行三三制。

即每年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中央工作,三分之一的时间回原单位劳动,三分之一的时间到各地走一走,调查研究。

在中央工作了一段时间后,吴桂贤便申请回到国棉一厂工作。

1975年9月,毛主席经过考虑后,同意了这一请求。于是吴桂贤后来又回到了国棉一厂上班。

吴桂贤不仅仅是回到了厂里上班,而是回到了“赵梦桃小组”工作。

作为一个主管纺织工业的副总理,吴桂贤亲自深入一线工作,也赢得了广大工人的赞许,与她工作了很多年的女伴都高兴的说:

“吴大姐又回来了,当了副总理还和咱们工人一样,真是党的好干部。”

不过作为主管纺织工业的副总理,吴桂贤对当时全国纺织工业的情况,实际上有着更多的了解。

吴桂贤当选副总理的那些事!
1975年3月1日,吴桂贤(前排中)陪同来访的刚果人民共和国总理洛佩斯和夫人观看文艺晚会

当时国家物资供应不足,商品都是凭票供应,纺织品也不例外,吴桂贤面对这一切,心里十分难受。

1975年,吴桂贤参加全国纺织工业会议,喊出一个口号“一打口号不如一个实际行动”,要求大家尽快投入精力恢复生产,以便扭转全国纺织业被动的局面。

洗尽铅华之后

尽管吴桂贤的工作也已经有了起色,但她仍然感到难以适应。

1977年8月,叶剑英元帅谈及吴桂贤的工作情况后,决定带着她到山西、广东走一走。

经历过一番思想上的斗争,吴桂贤最终决定,仍继续回国棉一厂去,尽管党中央领导同志,肯定了她三年来的工作成绩,但吴桂贤还是决定,继续回到厂子里,当一个普通工人。

1977年9月28日凌晨,吴桂贤在丈夫的陪同下回到咸阳,她让丈夫回家去安顿家里后,就立即返回厂中,上了当天夜里1点钟的班。

当患上工作服的吴桂贤走上工作岗位时,她并没有疲累的感觉,有的只是前所未有的轻松。

尽管有不少质疑的声音,可吴桂贤还是很快就适应下来。

吴桂贤当选副总理的那些事!
1977年4月17日,汪东兴(前排右二)、吴桂贤(前排右三)视察大庆石油化工总厂

那些和她熟悉的姐妹,还是和当初一样,喊她“吴大姐”,一些年轻的工人则是喊她“吴师傅”。

重新回归一线劳动后,吴桂贤又找到了自己人生的价值。

1978年,吴桂贤任西北国棉一厂党委副书记,1981年,吴桂贤又兼任了厂工会主席。

为了扭转国营厂经营的不利局面,吴桂贤开始不顾身体,在全国各地奔忙,为了老厂的机器改造,吴桂贤奔波于深圳、海口等城市进行考察,厂里有不少朋友还有一些亲戚都埋怨她,不应该这么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到处乱跑,吴桂贤却觉得:

“能为振兴一厂办成一件事,苦点儿累点儿,我心里高兴。”

对西北国棉一厂,吴桂贤始终有很深的感情,这里不仅仅是她事业的起点,更是她改变命运的一个地方。

八十年代初,正是中国改革开放,经济迅速腾飞的年代。

1988年的一天,深圳市观察团在副市长的带领下造访西北国棉一厂。

吴桂贤热情地为他们介绍了国棉一厂的情况,也就是在参观期间,深圳外贸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瑞荣忽然提出:

“你调我们深圳去工作怎么样?”

吴桂贤当选副总理的那些事!
吴桂贤(左一)

吴桂贤愣了一下,她没有想到对方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。

李瑞荣所在的单位,与港资合伙成立了一个鸿华公司,准备搭建一个纺织、印染、服装一条龙平台,考虑到在纺织这一块儿,西北国棉一厂拥有相当的实力,所以这次才来特别考察。

吴桂贤有些犹豫,她当然清楚,这次是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,但毕竟自己年龄大了,穷家难舍故土难离,对深圳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,吴桂贤并不感兴趣。

吴桂贤的忧虑让丈夫王振涛看在眼里,相比起吴桂贤,王振涛本人是1963年的大学生,毕业后在部队一家研究院工作,研究激光技术,还曾赴西欧考察过,王振涛劝说妻子,如今所面对的市场前所未有的机遇,吴桂贤被丈夫说动了心。

1988年6月,吴桂贤、王振涛夫妇携手前往深圳,在实地考察了工厂情况后,回来便向陕西省委申请,得到批准后,吴桂贤赴深圳,任深圳对外贸易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。

可到了深圳,就是要与时间赛跑。

吴桂贤屁股还没有坐热,就被派到了与香港合资的纺织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。

吴桂贤当选副总理的那些事!
吴桂贤、李素文、陈永贵

尽管已经年近五旬高龄,可吴桂贤在自己钟爱的事业上,依旧抱有火热的心。

对这家纺织公司,吴桂贤倾注了很多心血,短短几年的时间,就将公司打造成为深圳市纳税大户。

到1993年,正是事业红火之际,吴桂贤选择了急流勇退,到贸易公司机关单位工作,在工会主席职务上一直干到了退休。

吴桂贤的一生,曾经经历过许多,幼年时的不幸让她学会了坚强,而突如其来的名望,也曾让她有过迷惑。

作为一个曾经干过国务院副总理的吴桂贤,她曾想要将自己的工作热情带入进去,却始终难以融洽。

可沧海横流中,她回归了一个工人的本色,并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。

或许对吴桂贤而言,唯一的遗憾是,她陪伴家人的时候更少一些。

吴桂贤当选副总理的那些事!
吴桂贤晚年

回忆起和自己丈夫的恋爱与结婚,吴桂贤满怀着遗憾:

“我们谈了六年恋爱,实际上是他给我写了六年信。六年来,我只回过一封信。我们没一起看过一次电影,没压过一次马路,我也没给他做过一次饭。他从部队来看我,我总是那么忙。开饭的时间到了。我顾不上吃,只好给他一张饭票,让他自己去吃。我们俩恋爱的方式很特别——有时。他一边给我洗衣服,一边看着我在院子里给女工们开会;有时,他边看书边等我。看我忙,时间到了,背起那个部队发的黄包包就走了。我很过意不去。他却说,我反正是认定你了,铁杵磨成针,我要等你。”

尽管对家人的陪伴较少,但家人却都对她表示了谅解,几个子女长大后,也纷纷成家立业,关心父母,这让吴桂贤坐怀为安。

退休以后的吴桂贤,过上了安逸的生活,对于她而言,这或许才是她一生所追求的幸福。

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盛京摆渡

(0)
上一篇 2021年12月16日 上午10:11
下一篇 2021年12月16日 上午11:05

相关推荐